All Rights Reserved. Content ©2017 大埔區報

Designed by Tai Po Digital Media 

大埔區報

​記錄在大埔發生的人和事

釋法五次 港人怒吼

22.11.2016

激戰西環 再次退敗

 

        新一屆立法會剛甫開展,已出現連串重大風波!幾名議員在宣誓程序上各以自己方式在誓詞「加料」,表達自已的政治立場,豈料在會內引起嘩然。除了影響了本身議員資格,更引起了北京政府第五次人大釋法。有民眾不滿北京的粗暴干涉,紛紛上表達不滿,更幾乎在西環重演了今年初旺角的新春騷動。

 

青年新政兩名新科議員游蕙禎(左)梁頌恆(右)為是次事件之主角(圖片來源:大紀元時報)

 

北京釋法 挑戰法制

 

            人大釋法即為「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香港基本法」,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《基本法》作出法律解釋行為。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,全國人大常委會對《基本法》擁有解釋權,並授權香港特區法院審理案件時解釋《基本法》。另一方面,基本法亦賦與了司法機關獨立的身份,與中國法律分開運作,故每次釋法都被視為是北京侵犯香港的司法獨立行為。

 

        而在今次事件,議員在宣誓程序上的行為被認為侵犯了《基本法》第一零四條,指出立法會議員必須「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,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」。行政機關後來向高等法院入稟司法覆核,要求剝奪某幾位議員的議員資格。最後,人大更向特區「主動」提出釋法,使到是次釋法惹來更大質疑。

 

萬人上街 抗議釋法

 

        十一月六日,多個反對派政黨及學生團體在灣仔修頓球場集合,遊行前往終審法院集會表達訴求。途中,香港眾志、社民連、工黨、本土民主前綫及青年新政等組織則與大隊分開,改為前往西環的中聯辦抗議。

 

        入夜後,西營盤氣氛漸變緊張。警方一度截停隊伍及舉起黃旗,並帶走社運組織領袖。民眾用鐵馬、垃圾桶、回收箱及其他雜物架起路障,又打開雨傘,與警方對峙。到半夜時,兩方衝突最為激烈,警方派出速龍隊,使戰況一面倒。衝突到翌日凌晨三時左右才得以平息。

 警方向示威者噴射胡椒噴劑。(圖片來源:香港01)

 

 

團體互不信任 示威者:好驚畀人篤魁

 

        本報記者曾聯絡一名當日有份參與中聯辦遊行的本土派示威者阿明(化名)。阿明表示,當日的隊伍是由許多不同團體所組成,而政治光譜亦相差甚遠,對示威方法很難有達到共識。「有啲組織主張和平非暴力,有啲更加同警方好熟,搞到我地成日都要驚畀人『篤魁』(告發)。」阿明感到氣氛不妥,較早時間已經離開,未有參與半夜的酣戰。

 

資料庫:港島為示威「死地」?

 

        今次西營盤衝突,示威者以失敗告終。今年七一,亦有遊行人士企圖前往中聯辦示威,最後警方加強搜查,使行動夭折收場。本土派組織經常主張的「勇武抗爭」,為甚麼還是不能大派用場?專家認為,是和地理因素有關。其實早在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騷動後,英治政府已經就事件進行檢討,及對九龍地形進行考察。《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》(Kowloon Disturbances 1966 Report of Commission of Inquiry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九六六年,市民不滿天星小輪加價五仙,最後引起暴亂(圖片來源:蘋果日報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《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》)

 

 

        報告書指,港島北區主要為商業區,很少住宅用地,就算有亦是住著鮮會參與高收入人士。而基層市民的住宅用地則在港島東、南、西三邊,彼此相隔甚遠,難以聚集群眾。相反,九龍南部居住密度高,而且多為基層市民;加上娛樂豐富,入夜後街上仍十分喧囂,故此遠比港島北區容易聚集群眾。再者,九龍南城市規劃落後,後路暗巷錯綜複雜,不利警方的有組織戰術,卻有利示威者常用的游擊戰術。五十年後的今日,這份報告書的內容仍似乎值得參考。

 

(不論是兩年前旺角佔領區,抑或是年初的新春騷動,都充分顯示了在九龍和港島間的戰果差異。)

 

上述報告中英譯本,可往香港中央圖書館及各大學圖書館索閱。同時亦可到Google搜尋電子版。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